首页 > 金融理财

人大毕业生众筹学费上哈佛:会提供等价服务

文章作者:来源:www.guiavv.com时间:2020-02-15



"和我一起去哈佛要99美元!"几天前,中国人民大学的毕业生吴俊东获得了哈佛大学的硕士学位。他在网上发起了一场众筹活动,希望用他的研究换取陌生人的经济支持。他承诺每周至少在微信群上呆两个小时,回答关于他在哈佛的学习和经历的各种问题。加入团体的费用是一学期99元。

对话背景

吴俊东的行为引起了广泛的争议,许多人认为这本质上是乞讨。对此,吴俊东表示,“众包是一种商品,我将提供同等的服务。如果你认为这项服务不值得,你可以停止购买。”他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已经有400多人加入了众筹项目,他已经在微博上筹集到了足够的5万元。

谈谈初衷:“我不是因为家庭困难才这么做的”,

中国商报:有报道说你想“筹81万元到哈佛读书”。81万元是全额学费吗?

吴俊东:我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说过我想筹集81万英镑。我认为有很多来自外界的误解,这不是全部学费。

中国商业新闻:你想筹集的实际金额是多少?

吴俊东:5万元。我这次把价格定得很低的原因是,对我来说,这也是一次探索。我认为这种众筹更多的是一种需要探索的在线教育,所以人们不应该关注众筹的数量,这和我的勤工俭学基本上是一样的。

中国商报:哈佛的学费是多少?

吴俊东:每年美元。包括49,000美元的学杂费和28,000美元的生活费,两年总计约960,000元。

华商日报:你的家人怎么样?你能负担得起吗?

吴俊东:我没有这样做是因为我的家庭特别困难。我只是想减轻我家人的负担。我已经向美国大使馆递交了一份存款证明,这表明我有经济实力去上学,但我不想让我的家人承担这么多负担,我想尽可能地自己生活。

华商日报:筹款进展如何,有多少人参与了这个项目?

吴俊东:我5万元的众筹目标已经达成。现在有400多人参加了我的项目。他们中的一半是我以前认识的朋友。他们是基于对我的信任。其他人可能对美国社会或美国大学感到好奇。因为99美元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算多,所以每个人都认为这没问题。

华商日报:符合你的期望吗?

吴俊东:这和我的预期基本相同。我的期望是400多人,现在也是400多人。

谈论“众包学费”:“它将提供同等的服务,但如果你觉得不值得,你就不能买”

中国商业新闻:你会分享你在哈佛学过的一些课程吗?

吴俊东:这怎么可能?我没有在任何场合说我会在哈佛分享课程材料。这是违法的。我所有的分享内容都是基于我自己的消化和理解,基本上是我的旅游笔记,经过我的加工。

中国商业新闻:你觉得筹集资金怎么样?准备了多长时间?为什么我们要把价格定在99英镑?

吴俊东:最早是一个朋友向我建议的。经过几次讨论,我和几个老师一起讨论了这个计划。

我花了整整一个月准备。我的目标是让每个人通过这种模式有条件地收获更多的东西。但我必须设定一个门槛。如果他们愿意,谁也不能进来。从教育的角度来看,学习者必须支付一定的费用作为自己的承诺,这样才能保证进入后的学习效果。

华商日报:你认为你已经达到目标了吗?

吴俊东:现在说还为时过早。直到八月底我才会开始分享。这实际上和市场上的许多微信群讲座一样,但我会每周与你分享我的经验和想法。事实上,我也去过很多地方演讲,但是这次我把演讲的地点放在了微信上。例如,在我大二的时候,我去台湾大学做交换生。那学期,我去了很多地方,并在我的个人微博上写了一篇关于台湾和大陆课程对比反思的文章。我想这和我这次分享的基本上是一样的。

中国商报:有些人认为“众筹学费”是乞讨,违背了自力更生的价值。你觉得t怎么样

吴俊东:这不是智力的问题。我无法回应。多方联动既不是捐赠,也不是公益。发起众筹的人将向提供资金的人提供同等的服务,这在市场经济环境中本质上是一个同等的交换过程。因此,如果你认为这种“服务”不值得买,你绝对不能买。这是完全自愿的行为。

谈后续监管:“我们将内部协商机制”,

中国商报:你的众筹计划提到了一些后续同步分享承诺。如何兑现这些承诺?

吴俊东:因为顾客已经加入了我的团队。如果我表现不好或者没有达到他们的期望,团队中的这些人自然会不满意。付钱的人都在我的微信群里。每个人都在监视我。数百人同时在监视我。你害怕没有保证吗?

中国商业新闻:你们有第三方监控平台来监控这种众筹吗?

吴俊东:不.

华商日报:万一他们不能实现他们的承诺,他们有什么渠道来解决这个问题?

吴俊东:我会在我们内部协商一个更好的机制,这也是我在接下来的两个月要做的。因为我要到八月底才开始上学。这两天,小组里的人正在讨论小组的规则以及它应该如何工作。

中国商报:你认为“众筹学费”模式有生命力吗?

吴俊东:我不知道,这就是我想测试的原因。我希望我能顺利通过一个学期来证明这件事是否可靠。

中国商报:在类似的情况下,你会选择众筹吗?

吴俊东:我不知道我将来是否可以选择众筹,因为我没有经历过严格意义上的众筹。我首先想到用这个计划去结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钱绝对不是我的主要目的。换句话说,我过去两个月教的不止这些。因此,对每个人来说,把众筹视为“讨钱”是非常无聊的。

华商日报:你对网上争议有什么看法?

吴俊东:我的朋友圈和网络上的声音完全不同。我的朋友圈里有1000多个朋友,几乎每个人都同意我的观点。许多毕业于哈佛和人大的师兄师姐们都在我的微信上留言,表达他们对我的支持。然而,一旦这一事件在网上公开,它就改变了。因此,我不需要逐一回应。他们正在谈论的与我无关。那些人完全是旁观者。他们只会根据一些单词和短语做出一些判断。我不想在这上面浪费太多时间。

中国商报:家人和朋友的态度是什么?

吴俊东:家庭成员,包括那些加入该组织的人,都受到了好评。

华商日报:未来有什么计划和安排?

吴俊东:今年八月底我会去哈佛。我也不想成为名人。我只想做好我的工作,好好学习,实现我想实现的教育目标,这就足够了。以下是《中国商报》驻京实习记者丁雪吴俊东的自我介绍:

吴俊东,江西宜春人,2010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国际商务专业。在大一的时候,他带领一个团队在全国人大为农民工建立了广信夜校。这个项目持续发展了几年,一直延续到今天。他曾两次获得中国青年发展基金会十大年度资助项目“激励行动”,并被评为“感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他的事迹被媒体广泛报道,如《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和中国国家广播电台。与此同时,他跟随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专家温铁军教授在全国开展农村建设运动。在台湾大学二年级时,我积极参与台湾各地的社会发展运动,并在我的个人主页上写了几十篇关于大学学习和台湾社会的文章。大三时曾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办事处社会经济合作部担任实习研究助理,后来在新东方北美考试部任教。

2014年毕业后,我在21世纪教育研究所做全职的教育政策研究和宣传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