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直击李国庆离婚案:俞渝坚持感情没破裂

文章作者:来源:www.guiavv.com时间:2020-03-12



直接攻击离婚案:坚持感情不破裂

作者|李雪芳悦

来源|申网

10月29日上午9: 07,当当网创始人穿着羽绒服和背包打车来到北京东城区人民法院。李国庆似乎心情很好。这是李国庆和妻子离婚后的第一次庭审。

李国庆告诉《深网》,“这次不要说离婚不会破裂,只要把它吹回来,半年后再回来。离婚是这起离婚案的主要要求之一。”

李国庆与鱼雨离婚的第一次审判直到审判结束才开始。

李国庆希望法庭能决定平分股份。

"双方没有交换证据或登记财产。我们只有一套公寓。我们在股票市场上市的资金和信托基金中的资金都得到了妥善处理。”李国庆说,“这对夫妇分居了22.5个月,他们的关系破裂了。他的证据充足。”在这场离婚诉讼中,李国庆的上诉是分割夫妻双方的股份并离婚。

这起离婚案的起因是当当网的权力更迭。一个月前,李国庆和鱼雨在社交网络上公开冲突。李国庆告诉腾讯新闻《进击的梦想家》,他被妻子鱼雨开除出当当网。

李国庆告诉《深网》:“当它在美国上市时,管理层的份额是32%,其中我占27.5%,鱼雨占5%。后来,当当网私有化时,我同意与鱼雨的持股比例为5: 5。后来,于建议双方各拿出一半股份给儿子,并把所有股份都交给儿子。最后,鱼雨持有64%的股份,李国庆持有27.5%。

数据显示,2016年8月至9月,鱼雨、李国庆和他们的儿子签署了这些文件。他们的持股比例分别为56%、24%和20%。在文件的讨论和签署过程中,包括律师、李国庆、鱼雨和公司管理层在内的许多人都参加了讨论。

鱼雨尚未对此做出明确回应,但她认为当当网今天的成功大部分归功于她,而李国庆扮演了一个负面角色。

HNA科技去年提出以75亿元收购Dangdang.com的计划,但最终因HNA债务危机而取消。根据达摩的财务分析,李国庆在10月24日晚向当当网的小股东发出呼吁,试图赢得这些当当网核心管理层的支持。

他说只有当他与离婚并平分股份时,才被敦促“分红、集资、上市和改善治理机构”。如果团队股东之一想出售,他也愿意购买。李国庆试图“引诱”中小股东用股息养活自己,“认为小股东更需要股息,并参与了私有化贷款”。

李国庆在他的朋友圈里写道,“当当网是由我的李国庆创立和管理的。目前,鱼雨要求我接受25%的股份来和平离婚。我拒绝同意,要求分手。拆分后,谁管理公司,尊重所有股东的决议.“商界女性不要找我。”审判间歇时,李国庆出来抽了一支烟。他告诉《深网》、《新京报》等媒体,他在庭审中提交的证据是情绪崩溃,情绪崩溃五次,受伤五次,但余没有来,她坚持说关系没有破裂。

李国庆,在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学习,在创业前在这个系统里呆了5年。1995年,李国庆创业四年后,他去美国寻找发展机会。在那次旅行中,他遇见了鱼雨。

鱼雨,重庆妹子,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在纽约大学工商管理学院获得金融和国际商务工商管理硕士学位。鱼雨毕业后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并在华尔街从事金融投资服务。鱼雨和李国庆在分手结婚前相识了几个月。鱼雨辞职返回中国李国庆。

1999年,当当网成立,鱼雨负责财务和人力资源,李国庆负责营销、技术、编辑和运营。当当网将很快从爆炸式增长的300多家网上书店中脱颖而出。当时,鱼雨把自己定义为“学习”

当感情冷却下来,利益的竞争是第一位的。去年1月15日,他被妻子、Dangdang.com的联合创始人鱼雨赶出了Dangdang.com。李国庆首先告诉《深网》他们分居了,然后鱼雨透露这对夫妇分手了.

企业家王学宗认为,李国庆和鱼雨的被撕裂是如此的轰动,以至于牵涉到大量的财富。最根本的原因是投资银行收购并合并了妻子,不得不将法定的巨额婚前财产转变为其控制下的财产。最后,妻子在外国股东的帮助下,把丈夫和外国股东一起带走了。

如果你看看中国创业的历史,夫妻变成敌人并不罕见。蒸功夫的蔡大彪和土豆网创始人王巍。李国庆和鱼雨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李国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婚姻仍然是一条单行道。有人陪着没关系。现在还有新的家庭形式。我还没想过他们。无论如何,让我们公开它。商界女性不要找我。我厌倦了。”李国庆叹息道,“命运的红线是挣不到的。”

名人离婚判决不会那么快产生。

至于法庭判决,这仍然是一个漫长的循环。

李国庆告诉《深网》和《新京报》等媒体,他手头有足够的证据,对判决有信心。李国庆透露,“今天不会有明确的判决。目前,我和鱼雨并非没有和解的可能。我们都在说话。”与此同时,他希望离婚案将很快结案,不会拖延六个月。

李国庆和鱼雨离婚案的焦点现在是股权和财产能否平等分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闻仲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亚告诉《深网》,“婚姻期间获得的财产是夫妻共同财产,原则上,夫妻共同财产需要平均分配。”

"这个离婚案是今天的第一次审判,离正式判决还有一段时间。法院的审理时间通常为6个月,但随着近年来案件的增加,法院的审理时间一般会超过审理期限。”李亚律师说。

在过去的两年里,许多名人的离婚案件推迟一年是正常的。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表示,离婚案中的财产是否将被平均分配取决于一方是否有过错,比如欺骗。

交换证据后,刚走出法庭的李国庆显得很严肃。法院前的建筑地板上不时传来钢筋拧紧的声音。他情不自禁地又点了一支烟,但很快回答说他失去了礼貌,把烟藏在了身后。有时,他会转过身来,做几次呼吸。

这次来李国庆的目的很明确。面对明显破裂的夫妻,只有两个要求:离婚和平等分享当当网。出庭后,当记者问及是否有和解的希望时,李国庆的眼神缺乏一丝坚定。他犹豫了很久,慢慢地回答道:“我认为和解的可能性不大。”

以下是Shenzhen.com和新京报对李国庆的现场采访:

离婚并没有困扰我的儿子。

Media:你今天为什么亲自来?

李国庆:当我在法庭上问的时候,我好像说我会来,所以我来了。

Media:鱼雨有睡懒觉的习惯,对吗?

李国庆:是的。鱼雨:她有这种生活方式,她睡得很晚,所以刚才我说,为了鱼雨,你下午要开庭。

Media:你下次会出庭吗?

李国庆:那我不知道。

Media:法官同意以后开庭吗?

李国庆:法官说他会和双方谈判。

Media:你有没有问过鱼雨为什么他会在网上公布你的一个家庭事件?

李国庆:我真的没有问过。我没有单独见过,也没有交换过这些东西。这不是很清楚,首先是成为婚姻受害者,害怕影响法院的判决,因为她当时已经起诉了,她收到传票,她不得不假装成婚姻受害者,这不是一个重要的维度。第二,给我施加压力,让我屈服。和解也需要更大的妥协。经过这一切,我怎么能屈服呢?这个核武器被扔掉了吗?它被扔掉了。

媒体:基本上没有联系?

李国庆:他是怎么联系上彼此的

媒体:事实上,自从于上次在朋友圈里评论你之后,网上大约有70%的舆论支持他。你认为这个结果怎么样?

李国庆:鱼雨,一个非常成功的沟通策略,叫做乌贼策略。喷一口墨水,把水搅浑。对,我甚至没有经验。说到家里的1.3亿现金。让我们听听这个。哎哟,我好像从家里拿了一袋现金。不,当她说现金时,她特别指的不是股票、债券,或者实际上是我们的海外信托转移。在我们分开一年多之后,我们把海外信托分成了两个信托。我拿了1.3亿美元。

Media:上次有舆论说你上次打破杯子是炒作?

李国庆:那不是,那是粗鲁的,后来还坚持让媒体为我们剪掉它。它不在正文里。结果,谁知道还有琐事。这个琐事实际上是课文中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知识是有偿的,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

媒体:我们将来会考虑孩子的监护权吗?

李国庆:不,每个人都是22岁,没有监护权。判决完成后,当然会有,也会有儿子的安排。

Media:儿子自己的立场在哪里?

李国庆: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在我们自己的事情上,我们的儿子给我们带来了幸福。他的情商比我们俩都高,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快乐。他可以交流,拒绝排队。

媒体:他拒绝站出来?

李国庆:是的,他说我爱我的父母。所以我想他是,当然,我也道歉了。上次事件发生在23日,两天后我给他打了电话,并发了一个声音向你道歉。我说很抱歉给你带来麻烦。那么,你要我付钱让你去找心理医生看看吗?

鱼雨的报告没有困扰我。

Media:上次在朋友圈里发生的事情,比如《不眠之夜》,会不会让你感到困扰?因为看着你现在的表现,面对这一切我感到很放松。

李国庆:公关告诉我应该玩悲伤牌,说我睡不着。我的主管告诉你,我每天还有七八个小时。

媒体:你没有压力吗?

李国庆:不,我现在很开心。我现在很开心。没有别的了。她用梅毒威胁我。这次没有了。

Media:你还在继续你以前的生意吗?

李国庆:这意味着早晚都要学习,这客观上带来了良好的效果。今年我们最初将10个省和15个省作为省级独家代理。现在大家都知道,早晚学习,很多人报名,经过我们的严格审查,25个省已经完成了25个省的独家代理并报名付款。

Media:你对早晚阅读和创业有积极的影响吗?

李国庆:早晚学习肯定是积极的,但对我个人的名誉却是消极的。我原本是所有毒药的大师,不是吗?

Media:你之前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过因为工作上的不同,你在工作上有所不同。你认为这对这件事有影响吗?

李国庆:就业的差异非常大。这是最大的区别。这是一个很大的区别。但这与今天无关,与此无关。

Media:这是你和鱼雨共同管理当当的过程吗,这种差异会影响到你的丈夫和妻子吗?

李国庆:感觉,没错,没错,当然,价值观是不一致的。

Media:我们身后有多少场庭审?

李国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会有多少次庭审。

Media:在此之前,在你强迫事件曝光后,当当网立即预热并启动了相关程序。

李国庆:我没有撕掉它。她把我撕碎了。我平静地回答。

Media:你为什么不考虑摩擦战争的热度?

李国庆:真恶心。一点也不恶心。太粗俗了。那不是我的风格。

Media:你没有说客观地说,这件事促进了早晚阅读的发展,所以你揉揉也没关系。

李国庆:是的,更多的人支持它,因为他们知道为什么他们早晚都要学习,因为我开始了我的第二个事业,每个人都会知道。但是没有人会用这个来炒作公司。多恶心。

媒体:还有一个更私人的话题,就是之前有报道说林聪是同性恋,但是后来林聪说他要起诉鱼雨,但最终是你把林从师打成了同性恋。

李国庆:好问题。当我接电话时,我特意在这里留了一条短信。微信问他,我能说你是同性恋吗?是的,他可以。他的家人、朋友和同事都知道他是。一个小时后,我又问了一遍。我说我的回应应该会有很大的影响。你想清楚了吗?他同意了,他也同意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说。然后你说了问题的结果。最后,鱼雨的话明显暗示他是同性恋,所以是谁把他踢出了内阁。他现在已经正式提起诉讼,一场官司。

Media:所以你一无所有?

李国庆:我和他,当然,没关系。我和他一起工作,有一个经理。我们俩都没单独吃过饭。他是同性恋。那时我知道他是同性恋。他是时尚专家。他是第一个经营这个摊位的设计师、设计师和总经理。

我和鱼雨的关系已经破裂。

Media:你在今年4月写了一封公开信,说你离开当当后,希望鱼雨能更好的领导当当。为什么会改变?

李国庆:在过去的三年里,鱼雨一直是负责人。我不在乎。人们做得很好。利润逐年增加。去年,4.5亿元。今年,6亿元无法实现。5 . 5亿元是肯定的。前年,3.6亿人,包括一些来自外部的潜在投资者,非常兴奋。但是,在我看来,它可以更好。如果我必须这么做,今年将是8亿,而不是5.5亿。当然,这是一个不同的角度。

Media:你和鱼雨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李国庆:整个事情仍然是管理上的不同。管理上的差异伤害了感情。因为那时我们有相同的价值观,这是婚姻的基础。因此,她帮助我,我开始当当。后来,她介入了管理。你说我在2014年放弃,而她在2015年掌管当当。人们总是想掌管当当网,只掌管人力资源和财务。我也觉得有一场旧的争吵。这还在工作中。让她负责当当网,我做了一些新的事情。

因此,该公司不得不在2017年出售,对此我强烈反对。这是我第一次。首先,她必须照顾我,我很受伤。第二,她再次出售了公司。当你卖掉公司时,你说每个人都会和我讨论。与我讨论后,我不同意,她组织管理层,并强迫小股东上法庭,说我侵犯了小股东的权益。我觉得很无聊。

媒体:鱼雨说你们的关系没有破裂?

李国庆:当我推测别人的目的时,她会拖延什么?她主动对我说,离开之前,没有激情,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延迟。然而,她说前年八月我们也去旅游了。2018年,我们去旅游了。有8个人,不是我们。去年圣诞节,我们带着儿子、一个朋友和另外四个人去滑雪。他们都住在不同的房间。似乎我们提到了这一点。在其他材料中,我第一次见到她。今天,没有别的了,因为自从我和她分开后,我就再也没有活过。

Media:你还乐观吗?

李国庆:鱼雨在11月23日的回应并不是说她很兴奋。两位副首席执行官事先提到了她,并表示发送这封邮件会对你和你的儿子产生负面影响。她坚持要寄,一个字也没改。这对我非常有害,这不是第一次了。我之前也把它发给了我们的小工作组,也就是说,在我卖掉HNA并且不同意签字的那个晚上,我把它寄出去了,我只说了这些事情。

Media:从那时起?

李国庆:是的,它是去年四月寄出的。措辞和段落已经调整,更适合传播。原件已经寄出去了,迫使我在上面签字。

媒体:法院离婚的可能性有多大?

李国庆:分开了这么长时间,不是吗?

Media:你提供的情绪崩溃的主要证据是什么?

李国庆:刚才,我说这次,最后一次是23号。没有隐私,我觉得这是故事的结尾。我在网上的文章中说,这是真实的,我的感觉崩溃了。

Media:股权可以平均分配吗?

李国庆:如果股票平均分配,那么我说我的证据优势是国内公司购买海外股票。她的证据优势表明,她想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们家过去签署的合同。我不知道,也没有给出完整的副本,所以我为自己签了名。我告诉秘书,鱼雨余要我签什么我就签什么,所以今天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些东西都签了什么,以前没有完成。为了避税,海外股权安排,她想说,海外股权安排是根据股权安排划分,而不是根据国内。

Media:持股比例是多少?

李国庆:不,海外股权是5%,4.9%,5%,这是她母亲的信任。我甚至不知道,20%是我儿子的,我20多岁,在海外有这样的比例。

Media:你想要回这些吗?

李国庆:扣除我的儿子,扣除她母亲的信任。剩下的她认为叫做共同财产,那么你必须解释公司过去的股权安排是夫妻财产协议,我认为显然不是。

我想在离婚中分得一杯羹

媒体:离婚有什么吸引力?

李国庆:我呼吁离婚,其次是平分股份。

Media:你今天感觉如何?

李国庆:我现在有足够的证据了。

Media:你准备了什么证据?

李国庆:关系破裂了。当我最后一次被问及时,我说这仍然叫做分手。这位网友说这都是分手。这是一个真正的锤子,所以我说这是一个分手。第二,你们已经分居22.5个月了,对吧,所以我认为这个上诉应该得到法院的尊重。

Media:我们今天诉讼的主要方面是什么?

李国庆:焦点是离婚,因为我只知道我没有经历过。在过去20年左右的时间里,这通常是你第一次不会被判刑。如果你在半年后申请强制判决,你将有一段冷静期。所以这仍然是一个冷静期。当我最后一次问法官时,我说它显然已经坏了。

第二个原因是很明显要平分股份。无论鱼雨如何安排海外股票,我都感到困惑。但去年8月,我首先卖掉了这家海外公司。这是关键。这是卖的,有合同,支付了12.5亿元,经国家外汇管理局批准,兑换成外汇。如果有对价和支付,那么国内公司就是夫妻的共同财产。所以我认为这个理由非常充分。

Media:你的期望是什么?

李国庆:我听到人们说对方有一个强大的律师团队。我没有对方强壮。第二,我也没找到任何区政府,股权分置。

媒体:鱼雨给区政府打电话了,是吗?

李国庆:是的,我认为区政府也处理不了这件事。

Media:你和鱼雨谈过了吗?

李国庆:也有帮助谈判的朋友。我说过我们可以不打官司就做。如果你想要批准,我们会这样做,并建议批准。

Media:这就是我们今天的证据吗?

李国庆:是的,她在62: 00,我在27: 00。国内公司和海外公司都被切断了。我们是夫妻各自的份额和共同财产。我认为不是每个人都能影响法院的判决。法院也非常关心公众意见,并消耗大量资源。事实上,我认为最好的和解是,他不仅是丈夫和妻子的伙伴,谁驱逐谁,谁是最好的驱逐谁,这是最好的。

媒体:希望这样的结果吗?

李国庆:是的,是的,或者我会买下她,我会成为控制者,或者她会买下我。

Media:这次试验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李国庆:证据应该提前提供。目前,双方没有证据交换。他现在在财产管理局工作。

Media:如果我们对第一次试验的结果不满意,我们会进行第二次试验吗?

李国庆:当然,会有第二次审判。我的要求有多合理,对吗?更不用说谁贡献最大了。

Media:判决什么时候下来?

李国庆:我不知道,我根本没想到会这样。

Media:你想达到什么样的结果?

李国庆:一个是离婚。不要破坏你的感情。你得给我一个答复,说你半年后会回来。第二是公平。最有争议的财产是股权。

Media:最重要还是当当?

李国庆:是的,当当网国内公司的股权。

Media:关于现金?

李国庆:我们有一栋房子。当当网上市时我们卖出的钱是我的信托,而不是家里的现金。不,去年在信托公司,我们已经分开了,拿走了我们自己的。

Media:你之前的持股比例是25%?

李国庆:这绝对不可接受。这绝对不能接受?

Media:你想达到什么效果?

李国庆:在法律上,除非一方犯了严重的错误,否则只能平分。我也读了这篇文章,我也在学习,也许少5%到10%,对吗?因此,我很谨慎,不会犯错误,但是我已经分居22.5个月了,目前没有犯任何错误,但是我也告诉法院,我们必须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否则我也需要(xing)活着。

也许还有一些调和

媒体:什么时候结果会出来?

李国庆:不,今天的结果不是。双方都必须反复询问。如果你离开,在分割财产时,你应该先说什么是共同的。如果你想分裂,你必须把我当成过错方,所以我是这场婚姻的受害者,对吧,过错方会因此分裂得更少。因为法律有这个基础,第20条,第《婚姻法》条,有过错一方,要求有5%到10%的差额。这很麻烦。他刚刚通过了50亿元,如果他平均分配,每个人将拥有45亿元。我坚决不同意。

Media:在感受了今天的整个场景后,你认为你的呼吁会实现吗?

李国庆:我不认为这么大的案子能由他们的审判长和法庭来决定。我想法院也很关心这件事。公众舆论太有影响力了,所以我认为还有许多未知数。

Media:你看到所有这些公众意见了吗?

李国庆:评论。老实说,公共关系经理做民意分析。我给话题,我不怎么看话题。我读私人信件。我收到了数百封信,其中90%是给我的。其中30%是女性,这一次随着时间的推移,舆论发现又在变化,舆论也在变化。

Media:这个鱼雨想找到一个和平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吗?

李国庆:并不是她想得更多。双方都将看看是否有计划。这取决于谁买谁,以什么价格,以及他们能给多少现金。

Media:经过今天的庭审,仍然有私下和解的可能。

李国庆:当然,从这一点来判断还是有时间的。

Media:你还是希望私下和解,是吗?

李国庆:我不认为和解是可能的,因为她抛弃了一切,抛弃了彼此。她也知道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摆脱她的私生活。这是我的底线。

Media:你会继续在网上谈论鱼雨吗?

李国庆:不要谈论你的私生活。分析当当网的利弊。你为什么从一级电子商务公司退化到三级电子商务公司?这总是值得谈论的事情。

Media:《新京报》采访当当网相关负责人时,他谈到了当当网的下一步发展。

李国庆:当当缺少改变。当当网应该更敏锐、更具革命性,因为毕竟,他每年有4000万个家庭,这一数字每年都在增加,所以仍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Media:你还能把握未来这种变化的方向吗?

李国庆:我觉得很舒服,尤其是这些电子商务公司都在寻找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