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苏莱曼尼身死15天:美伊都内耗 中东更危险

文章作者:来源:www.guiavv.com时间:2020-03-07



原标题:苏莱曼尼死了15天:美伊内部摩擦,中东更危险

记者|天思齐曾宇

在伊朗在伊拉克的代理部队对美国人发动了几个月的攻击后,特朗普总统下令杀死苏莱曼尼将军.这次袭击越过了总统去年夏天划定的红线。如果伊朗胆敢伤害美国人,它将面临严重后果。总统说了他将会做什么,苏莱曼尼先生在经历了痛苦之后明白了这一点。杀死苏莱曼尼是合法的,合法的,战略上合理的。”

在杀害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高级将领十天之后,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转发了上述观点。共和党参议员汤姆卡顿在《纽约时报》的评论继续为他的决定辩护,“不仅仅是为了选票”。

但美国总统至今未能给出杀害苏莱曼尼的情报理由,在他看来,这并不重要:“虚假新闻媒体及其民主党合作伙伴正试图证实恐怖分子苏莱曼尼未来的袭击是否真的迫在眉睫,以及我的团队是否同意(杀死他)。这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但这真的没关系,你必须知道他有一个可怕的过去!”

然而,特朗普可能没有想到苏莱曼尼的死并没有让美国人更加团结,并在国内引发了一场关于该行动合法性的争论。在伊拉克的行动也“捅了马蜂窝”。最终的结果可能是帮助这位62岁的“中东间谍王”实现他人的终身抱负,让美国军队离开伊拉克。

苏莱曼尼死后半个月,伊朗暂停实施伊朗核协议,伊拉克议会敦促美军撤离该国。在什叶派武装分子对美国军队发动零星袭击的时候,伊朗军方也“报复”了苏莱曼尼,但意外地扔下了一架民用客机,撕裂了该国新统一的舆论。

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在中东的对手可能缺乏伊朗“最佳”指挥官的能力、耐心和经验,但正因为如此,他们可能会让美国和世界变得更加危险。当苏莱曼尼还活着的时候,人们对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军”领导人的看法充满了矛盾。

对伊朗人来说,苏莱曼尼被广泛认为是该国第二大人物,在伊朗与伊拉克的八年战争中声名鹊起。1980年两伊战争爆发时,23岁的苏莱曼尼参加了新成立的革命卫队,并自愿在敌后执行危险的侦察任务。他在军事上取得了许多成就,并在30岁之前被提升为革命卫队第一塔拉奇师的指挥官。他被称为“年轻的将军”。

苏莱曼尼在两伊战争后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后来成为圣城军的领袖。圣城部队是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主要军事力量,集中了革命卫队中的“所有精英,包括士兵和间谍”。它专门从事海外任务,并在许多国家设有指挥机构。

到2015年,苏莱曼尼已经成为伊朗最着名的指挥官。2017年,他被伊朗官员评为“最成功的军事指挥官”,他指挥的圣城部队被评为“最佳军队”。尽管排名只有“少将”,但2018年的一项伊朗民意调查显示,苏莱曼尼的支持率为83%,甚至高于总统罗哈尼和外交部长扎里夫。

美联社指出,苏莱曼尼在关键会议上总是坐在哈梅内伊旁边,与伊朗最高领袖关系密切,后者也主持苏莱曼尼女儿的婚礼。苏莱曼尼也被视为伊朗未来的潜在领导人。

对美国和以色列来说,苏莱曼尼是影子将军,他指挥着伊朗的代理军队,并对许多驻伊美军的死亡负有责任。根据美国国务院的数据,从2003年到2011年,17%死于伊拉克的美国人是被苏莱曼尼亚策划的袭击杀死的。

据美国称,在美国入侵伊拉克期间,他帮助什叶派民兵杀害了数百名美国士兵,并在叙利亚内战期间支持阿萨德杀害了数千名平民。他的手下教伊拉克民兵如何制造和使用简易路边炸弹,杀死了大约600名美国士兵。英国首相约翰逊还指出,苏莱曼尼“双手沾满了英国军队的鲜血”。

然而,美国海军陆战队前情报官员斯科特里特(Scott Ritter)写道,尽管美国将苏莱曼尼描述为伊朗邪恶意图的象征,但他是被不负责任的美国入侵政策直接无意地带大的。文章称,苏莱曼尼的出现并非“无中生有”,他是伊朗应对外部威胁的合乎逻辑的“成品”。

“9/11”事件后,美国利用“北方联盟”在阿富汗站稳脚跟,最终驱逐了塔利班。苏莱曼尼在幕后发挥了重要作用,为美国实现与北方联盟的伙伴关系提供了行动和情报支持。然而,乔治布什在2002年将伊朗列为“邪恶轴心”的一部分,导致两国终止合作。

2003年推翻萨达姆侯赛因政权后,美国没有为后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做好准备,尤其是当大多数什叶派要求就如何治理伊拉克做出决定时。当美国向什叶派武装分子开火时,苏莱曼尼和圣城军在那里发起了反美抵抗运动。

同样,在美国、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想要推翻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之后,圣城军组建了什叶派民兵来支持后者。2014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在伊拉克肆虐,伊朗支持美国之前的抵抗。除了苏莱曼尼对前线伊拉克政府军的个人援助之外,伊朗还协助伊拉克各武装团体建立了一个“人民动员组织”,这也是伊拉克打击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支柱。

无论苏莱曼尼的支持者还是敌人,必须承认他是后9/11时代塑造伊朗在中东的权力的决定性人物,使伊朗成为该地区有影响力的大国之一。

前中国驻伊朗大使华立明告诉《接口新闻》,苏莱曼尼是伊朗中东政策的主要设计者和指挥官,也是连接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和也门的关键人物。苏莱曼尼相当于哈梅内伊的手臂,伊朗没有强有力的人来取代他。

2017年,苏莱曼尼被美国周刊《时代》评为全球100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前中情局分析师肯尼斯波拉克在他的评论中写道:“对于中东的什叶派来说,他是詹姆斯邦德、隆美尔和Lady Gaga的混合体。在西方,他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军”的指挥官,负责输出伊朗伊斯兰革命、支持恐怖分子、推翻亲西方政府以及发动伊朗海外战争。“

前意大利驻伊拉克大使马可卡内洛斯认为苏莱曼尼无疑是一位有才华的军事指挥官。与他打过多次交道的人总结了他的三个主要特征:“惊人的智力、意识形态驱动力,最重要的是,相当罕见的战术和战略能力。“这位意大利外交官甚至认为苏莱曼尼不是狂热的激进分子。”他勇敢、谦逊、致力于革命,对他的下属有同情心,是一个强有力的激励者和耐心的倾听者,并能通过一个庞大的中间人网络促进对话,这是他的美国、以色列和阿拉伯对手有时缺乏的能力。

照片来源:IRNA

意想不到的麻烦

苏莱曼尼在一个内部分裂的伊拉克被暗杀,“很难区分我们自己和敌人”。

自2019年10月以来,伊拉克许多地方爆发了抗议活动,抗议者指责政府腐败、服务差、失业率高。伊拉克国民议会于12月1日批准了总理阿卜杜勒迈赫迪的辞职。

然而,一些示威者说首相的辞职没有任何帮助。伊拉克需要全面改革,需要摆脱外国的影响,尤其是伊朗。11月底,认为“伊朗干涉内政”的抗议者袭击并放火焚烧了伊朗驻什叶派圣城纳杰夫的领事馆。

也就是说,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苏莱曼尼向伊拉克政府施加压力,要求结束美军在伊拉克领土上的存在。2019年底,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遭到数千名当地抗议者的袭击,同时美国认定伊朗计划袭击美国大使馆。这也导致了苏莱曼尼的死亡。

在袭击发生时,他正准备会见伊拉克看守总理马赫迪,代表伊朗回应沙特阿拉伯提出的缓和由后者调停的关系的提议。1月3日凌晨,由伊拉克政府组织的“人民动员组织”乘飞机抵达巴格达机场后,派其副指挥官穆哈迈迪斯前去迎接。

据伊拉克媒体报道,这两人在机场外的高速公路上被美国无人机袭击当场击毙。外界通过死者手中的红色宝石戒指确认了苏莱曼尼的身份。

两天后,苏莱曼尼的尸体被送回伊朗,数百万人走上街头欢迎他“回家”。伊朗媒体发布的照片显示,看见苏莱曼尼的人封锁了街道。人们看上去很严肃,举起了苏莱曼尼的照片。在苏莱曼尼被埋葬在他的家乡克尔曼之前,当地人涌上街头,在此期间发生了踩踏事件,造成至少56人死亡,200多人受伤。

《经济学人》指出苏莱曼尼的葬礼在规模、范围和死亡人数上都超过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国父霍梅尼。他去世的直接后果是,由于外国近乎侵略的行为,统一了一个分裂的伊朗。

文章提到伊朗西南部城市阿瓦斯对政府怀有深深的敌意,但当棺材经过时,仍有成千上万的人向政府致敬。在去年11月的大规模抗议中高呼“哈梅内伊去死”的年轻伊朗人也加入了哀悼者的行列,为这位冒着生命危险为国家服务的英雄欢呼。他的遗体还经过伊朗什叶派穆斯林圣城马什哈德,成为现代第一位在圣城举行葬礼的伊朗政治家。

哈梅内伊带领一群伊朗领导人站在棺材前,为苏莱曼尼祈祷,因为他的遗体被埋葬在首都德黑兰。从推特到微博,哈梅内伊几滴眼泪的场景已经成为全球社交媒体的焦点。无论在政界还是军界,伊朗各行各业都公开发誓要复仇。

他们自己土地上的政治谋杀也激怒了伊拉克人。1月5日,伊拉克常驻联合国代表致函安理会和联合国秘书长,称美国对伊拉克军营的空袭和对伊拉克军事领导人和高级别朋友的暗杀是对伊拉克主权的严重侵犯,也违反了驻伊美军的条件。

伊拉克已经成为美国和伊朗之间的前线战场。苏莱曼尼去世前,伊拉克几个月的抗议都是针对伊朗的。抗议者高呼“哈梅内伊死了”;苏莱曼尼死后,矛头开始指向美国,主流声音变成了“美国去死”。

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认为,在美国杀死苏莱曼尼是一个愚蠢的决定。他向《接口新闻》指出,一些伊朗人表示,制造伊拉克当前局势是“苏莱曼尼留给伊朗人民和伊朗国家安全的最后一个大礼包”。

在世界另一边的美国,杀害苏莱曼尼的合法性也有争议,政府很难证明这是美国的自卫行为。美国媒体VOX指出,从政治集会到新闻发布会,从秘密简报到官方文件,特朗普政府一再未能提供“预防性自卫”的证据。可能的后果是,当苏莱曼尼被杀时,他给美国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风险。布鲁金斯学会智囊团的伊朗问题专家苏珊娜马隆尼说:“我惊讶地发现,他们在提供可信的公共理由方面做得如此之差。”我不确定这是傲慢还是无能,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大西洋月刊》还调侃道,特朗普政府坚持认为只有杀死苏莱曼尼才能阻止袭击,而且似乎认为地面上的武装罪犯只有通过攻击指挥层才能以某种方式被阻止。

美国民调机构拉斯穆森报道称,苏莱曼尼死亡后三天内(1月5日至6日)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公众对苏莱曼尼被美军杀害一事意见不一,43%的美国人支持特朗普的攻击,43%的人表示不支持这一决定,14%的人没有回答。

照片来源:IRNA

在讨论杀戮的合法性和道德性时,世界更加担心伊朗和美国之间紧张局势突然升级的报复后果。

在讨论杀戮的合法性和道德性时,世界更加担心伊朗和美国之间紧张局势突然升级的报复后果。

《卫报》指出,伊朗有许多战线可供选择,例如波斯湾的石油运输路线、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基础设施以及网络攻击。

1月5日,伊朗政府宣布将暂停实施伊朗核协议,并放弃第五阶段的“离心机数量限制”

感受到压力的美国军队也制定了自己的目标。一天后,美国驻伊拉克指挥官给伊拉克军方的通知信出现在网络上,称美国军方尊重伊拉克的决定,并准备在未来几周开展“后续行动”。后来,美国国防部长回应说,美国不准备从伊拉克撤军。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也称上述通讯是“错误”的“草稿”

与撤军相反,在杀死苏莱曼尼之后,除了增加3000名士兵外,美国杜鲁门号军舰到达了阿曼湾,美国巴丹号两栖攻击舰和它的2500名士兵也从地中海冲到了中东。这架B-52轰炸机被派往印度洋迪戈加西亚岛的美国军事基地,为中东行动做准备。

苏莱曼尼死后五天,伊朗的“对等”报复终于来了。

1月8日,伊朗向美军驻扎的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了“数十枚”导弹,目标是起飞“杀死苏莱曼尼将军的无人机站”。一些伊朗媒体很快声称,这次袭击“杀死了80名美国士兵,200多人”。

伊朗总统罗哈尼强调,对苏莱曼尼之死的最终回应是“将所有美国军队驱逐出该地区”。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也表示,美国在中东的存在必须结束。

真主党领导人纳斯鲁拉说,伊朗的导弹袭击是对美国的“一记耳光”,也是确保美国军队撤出中东的“漫长道路上的第一步”。他还表示,伊朗的盟友现在准备对苏莱曼尼的死进行报复。

然而,接受军事简报的特朗普首先说,基地的一切都“很好”。美国军方终于在1月16日透露,只有11名士兵接受了脑震荡治疗。一些美国官员认为,伊朗故意不将该士兵的住宅区作为目标,只是想利用这种有限的报复来发出信号,并不想吸引实质性的军事回应。

然而,一些紧张的基层士官似乎不理解在两个实际上无意战斗的大国之间走在钢丝上的危险游戏。

1月8日袭击几小时后,伊朗军方击落了一架乌克兰客机,机上176人全部遇难。包括加拿大在内的许多国家的80多名伊朗公民和无辜乘客在伊朗对美国的保留报复中意外与苏莱曼尼葬在一起。根据伊斯兰革命卫队空军司令的说法,一名操作员“在10秒钟的犹豫中”将这架客机误判为美国巡航导弹。

在“机械故障理论”提出后的第三天,伊朗终于在1月11日承认它已经放下了客机,这给伊朗带来了来自国内外舆论的巨大压力。在伊朗,由于军事错误和政府最近的危机公关,因苏莱曼尼遇刺而团结起来的公众舆论似乎陷入了尴尬的境地,无处可言。“哈梅内伊下台”的抗议再次响起。

然而,尽管乌克兰空难占据了全球媒体的头条,亲伊朗的报复并没有停止。1月12日,八枚卡秋莎火箭袭击了伊拉克萨拉赫丁省的贝尔德空军基地,造成四名伊拉克空军人员受伤。14日,又有两枚卡秋莎火箭击中了巴格达以北20公里的泰姬军事基地。

《卫报》认为会有更多的消息,很可能是来自伊朗在伊拉克的盟友和特工的报复。与此同时,苏莱曼尼追随者复仇的欲望也将强化伊拉克民兵的核心任务:将美军驱逐出伊拉克。这是苏莱曼尼一生的目标,他的去世使这一目标接近实现。

一名伊拉克民兵指挥官告诉美联社:“苏莱曼尼告诉我们,死亡是生命的开始,而不是生命的结束。”

对于在他的野心实现之前就已经死去的苏莱曼尼,李指出,苏莱曼尼的死是值得的,如果它能使驻伊美军撤离或制造一种气氛,使驻伊美军越来越无法留下来。

至于伊朗,他的死将使更多的人倾向于强硬派。如果强硬派在下届议会选举中掌权,第一步必须是退出伊朗核协议,然后与美国公开对抗也是可能的。“随着美伊冲突的继续,不能排除局势失控的可能性。”李对说道。

斯科特里特认为对美国来说,什么是

“在越来越多的伊朗(强硬派)军事人员要求对美国、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采取更具挑衅性的政策时,活着的苏莱曼尼亚可以向面临越来越大压力的领导层提供‘耐心和谨慎’的建议。”

“死去的苏莱曼尼将被描绘成烈士和英雄,允许那些想利用他的死亡来继承和复制与美国敌人作战的事业,但这些人缺乏苏莱曼尼的“自制力和从经验中获得的智慧”。

这句话是对在繁忙的工作中犯错误,在混乱中任意按下按钮击落“美国巡航导弹”的军官的最好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