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联想没必要做操作系统和芯片,联想这样的选择到底靠不靠谱?

文章作者:来源:www.guiavv.com时间:2020-02-01



在世界计算机市场上,肯定有一家公司永远不会被绕过。这是联想集团。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中国电脑制造商,联想一直是中国人关注的焦点。最近,联想首席执行官杨袁青的话甚至登上了所有社交媒体的头条,这意味着联想不需要制造操作系统和芯片。

1。联想的语言并不奇怪。5月23日下午,联想集团公布了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18/19财年第四季度业绩和全年业绩。2018年第四季度,联想集团收入达到790亿元,同比增长10.1%,连续七个季度实现增长。同时,税前净利润12.2亿元,同比增长近4倍,净利润7.97亿元,同比增长261%。

2018年,联想集团总收入达到3420亿元,同比增长12.5%,相当于510亿美元,历史上首次突破500亿美元大关。同时,全年税前净利润57.4亿元,增长4.6倍,净利润40亿元,扭亏为盈,去年亏损12.7亿元。

财务报告显示,联想第四季度营业额连续第七个季度同比增长,达到79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1%。年营业额创历史新高,首次突破500亿美元,达到51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422亿元,同比增长12.5%。

对此,杨袁青表示,在过去的几年里,移动业务遭受了严重的损失。去年,进行了一次“重大行动”来控制开支。现在效果已经显现,移动业务已经盈利。未来,联想的业务需要进一步优化,希望数据中心业务像移动业务一样将亏损转化为利润。

从业绩来看,联想的业绩相当不错,利润水平也相当可观,但关注的焦点不是联想的利润和经营业绩有多好,而是联想负责人杨袁青的一段话。

杨袁青说:相信全球化是必然趋势,公司不需要做任何事情,所以联想不打算做操作系统和芯片,而是会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与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合作,为用户提供最好的产品。

当时,关于联想不必要的操作系统和芯片的评论传遍了整个网络。杨袁青应该怎么看待这句话?我们应该如何理解联想话语背后的含义?

2。联想真的需要成为一个操作系统和芯片吗?

当我们分析联想需要成为操作系统还是芯片时,我们可能不得不回顾多年前的一个老案例。那是刘传志和倪光南关于去哪里的争论。根据吴晓波老师《激荡三十年》和齐新宝的数据,联想成立于1984年,是中国科学院计算研究所的一家企业。

联想在1984年刚成立时,中国科学院计算研究所的企业实际上缺乏技术。刘传志说服科技领域的超级丹尼尔倪光南加入联想。倪氏手帕,又称联想一手帕,成为联想第一桶金的来源。联想一汉卡当年卖出300万元,最终“联想”成为公司的新名称。

然而,1994年,倪光南把目光投向了芯片。然而,倪光南的计划出乎意料地遭到刘传志的反对。在刘传志和倪光南的最后选择中,倪光南退出联想,而杨袁青成为联想新成立的微机事业部总经理。可以说,联想今天的到来与当年的竞争密切相关。

现在几乎所有媒体都在说,如果倪光南赢了,联想会成为像华为这样的技术先进企业吗?只有历史不会重演。从企业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柳传志当时的选择不能说是错误的,因为联想只是一个刚刚起步的企业。如果这样一家公司将大量资本和实力集中在一个超高投资项目上,联想无疑是在打一个大赌。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华为的确赢得了大赌注,但对于一家初创企业来说,如此大的赌注的失败率极高。如果联想在那一年迈出了错误的一步,它可能会成为中国改革开放浪潮中一个微不足道的亮点,中国改革开放的浪潮从此就被埋葬在历史中。因此,柳传志无疑选择了当时更可靠的方案,通过营销以最市场化的方式销售联想的产品,为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赚取利润。我们不能说刘传志在这样的计划中犯了错误。

好吧,让我们回到联想的现在。从经济角度来看,任何企业都有自己的比较优势。对联想来说,技术投资是一件非常昂贵且长期的事情。联想当时没有选择倪光南的计划,而是去了大规模的消防芯片行业。现在如果它想开始一项新的业务,虽然会有一些后发优势,但技术积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实现。因此,对于联想来说,选择一条具有自身比较优势的轨道无疑符合企业的发展方向。因此,联想的选择无疑是及时的。

因此,我们可以理清逻辑。在发展的早期阶段,中国的科技企业基本上需要在贸易、营销和技术三大主导市场中做出选择。联想选择从贸易开始,形成自己的工业制造能力。事实上,这不是联想的问题。核心技术能力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建立起来的大多数企业中最薄弱的一环,而当时大多数中国企业选择了联想的道路。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在联想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硬科技基因。如果联想的路径依赖实际上已经形成,那么很难完全打破它。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联想这个没有硬科技基因的企业真的很难强迫它去做科技。

然而,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必将从贸易和营销走向科技的核心。华为无疑是中国科技核心的重要体现。然而,中国的科技实力只取决于一两家公司。毫无疑问,这过于依赖公司的实力。中国已经积累了经济,应该从政策层面引导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到硬科技轨道上来,这也是中国科技创新版蓬勃发展的重要深层次原因。在这个时候,我们没有必要批评任何企业在中国的科技水平相对不足。相反,我们应该真正引导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上科技发展的道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超越中国的硬科技实力。

从长远来看,中国的技术发展是在正确的时间,技术的未来正在到来。

作者:上游金融专家顾问、金融专栏作家和金融评论员。开始微信公众号:江汉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