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女生因教材歧视同性恋怒告教育部:反遭学校报复

文章作者:来源:www.guiavv.com时间:2019-11-17



邱白(化名),一名最近因对同性恋教材不满而起诉教育部的女大学生,8月21日在网上被曝光,因为她所在的中山大学向她施压,要求她停止起诉教育部,威胁她“可能无法完成工作”,并告知父母她的同性恋身份。

记者从同性恋平等权利促进协会会长郑晓燕那里了解到,丘拜真的经常被他所在大学的辅导员谈论,并要求他停止“当前的行为” 辅导员还在没有得到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告诉了她的父母她的性取向。

对此,中山大学新闻中心王主任对记者表示,学校目前的态度是对此事不予回应。他希望尽自己的职责保护学生的隐私。他没有听说学校已经成立了一个调查组来调查这件事。“这相当于一个大家庭里的一个小孩出事了。这个家庭的老成员能公开谈论这件事吗?这是不合适的。”

发现教科书歧视同性恋,女大学生起诉教育部。

2015年,中山大学女学生邱白在阅读教科书及相关调查报告时,发现许多教科书包含同性恋的错误表述 40%的人仍然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疾病或异常情况,超过50%的书认为同性恋需要“反向疗法”才能成为异性恋。

根据2001年4月发布的第三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同性恋不再被归类为病态,也没有“性取向需要纠正或纠正”的表述 据此,2015年3月,邱白和他的同学向国家新闻出版署和广东省教育厅提交了一份报告,报告称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4本教科书包含对同性恋群体的错误和污名化描述。

此后,邱白起诉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恐同”教材,损害了他的名誉,被天河区法院驳回 2015年5月14日,丘柏向教育部发出挂号信,要求披露其对高校教材使用的监管职能,以及对高校使用错误教材和不符合最新国家科学标准的教材采取了哪些监管措施 教育部没有答复

此后,丘白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控告教育部行政不作为 8月14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理诉讼,决定立案审理。 邱白对教育部的起诉最近引起了全国媒体的广泛关注,包括《中国青年报》等媒体

业内人士:学校未经同意就将丘柏的性取向告知父母

8月21日,“丘柏起诉教育部并受到学校压力”的谣言在网上流传。 同一天,微信公众号“DIN”发表了一篇名为《教育部被起诉后,中大发生了什么》的文章,文章称8月20日收到了邱白的私人信件,得知了自己与学校之间的矛盾。

根据CUHK的“DIN”文章,邱白的教职顾问打电话给邱白,说他“从事另一件事”。通话结束后,辅导员和教职工秘书通知邱白的父母,称邱白的起诉给学校带来了麻烦,影响了学校的正常教学,甚至暗示“邱白的同学可能无法顺利完成学业”

《CUHK晚餐》的文章还称,8月18日,医院将一些文章转发给丘柏的父母,声称他们在教育部提高执照等行为影响了学校,也违反了规定。医院还向仇柏的父母透露了个人隐私,导致仇柏“被带出壁橱” 文章《CUHK的晚餐》说,秋白面临着来自家庭和学校的双重压力。她的家人威胁要切断她的经济来源,并停止她在学校的行为。

8月21日,记者打电话给秋白,发现他的手机处于转接状态,短信未接 然而,当天下午,记者联系了一直与丘柏保持联系的同性恋平等权利促进协会负责人郑晓燕。 2014年9月,燕子在听说秋白事件后,主动联系了秋白,并免费为她提供法律帮助。

燕子告诉记者,事件发生后,丘拜真的承受着来自学院的巨大压力。 一是经常和她说话,希望她能停止目前的行为。 第二,辅导员在没有得到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告诉她的父母她的性取向。

采访中,燕子很兴奋:“你知道同性恋者必须面对来自父母的多大压力吗?这很难,不是说一个人不能告诉家人自己的性取向,而是要做好各种准备,建立自己的心理,并在做好许多准备后与家人沟通。 但是辅导员对她影响很大。 邱白的律师王律师也告诉记者,邱白曾经说过,“她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做,想冷静一点。”。" 王律师说秋白是一个热情开朗的女孩。最近她能感觉到很大的压力,但是她很坚强。

CUHK学校:CUHK是包容性的。

8月21日,记者联系了中山大学宣传部长丘国新,询问CUHK镇压仇柏的传闻。他说他没听说过这件事。"我们的老师通常不会说这样的话。" 只要她有足够的学分并且各方面都符合要求,她就不会颁发毕业证书,这是教务办公室的规定。"

此后,记者联系了中山大学新闻中心的王主任。王主任表示,学校目前的态度是对此事不予回应。他希望尽自己的职责保护学生的隐私,但没有听说学校已经成立了一个调查小组来调查此事。

“我想现在大家庭里有点小问题,我们也不能面对学生 王主任说,从他个人的感受来看,中山大学作为一所优秀的大学,是包容的

她告诉记者,根据她对学校程序的理解,除非她家庭作业不及格、成绩不及格或违反法律法规,否则她不会毕业。 “至于老师在和她谈话的过程中是否说了这些,我只能现实地告诉你,我没有核实这件事。” 王主任说,如果学校对此事做出回应,将会涉及到学生的隐私,她的真实情况将会暴露出来。学生们,包括她的家人,会越来越受伤。“这相当于一个大家庭里的一个小孩出事了。这个家庭的老成员能公开谈论这件事吗?这是不合适的 我们只是希望尽可能多的保护,至少从学校的角度来看。"

值得注意的是,8月21日18: 02,一个名为“永远爱学生的辅导员”的微博称,他是秋白的辅导员,通知她的父母,并就秋白的诉讼进行沟通,以免影响她的学习,而是让她“出柜” 微博上说网上的谣言也是不真实的:“我们从来没有因为没有毕业而给邱白的同学施加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