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权威声音】农业部农村改革专家冀名峰谈<br/>农业生产性服务业:我国农业现代化历史上的第三次动能

文章作者:来源:www.guiavv.com时间:2020-01-21



中国农业现代化的难点是小农的农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是利用资本、技术和管理等现代要素改造传统农业的过程。然而,传统农业经营模式的转变必须与现代要素有机结合才能完成。因此,必须创新联动机制。改革开放以来,小农与现代农业联系机制创新的动力已经形成三次。第一个是20世纪90年代兴起的农业产业化,第二个是本世纪头十年兴起的农民合作社。目前,蓬勃发展的农业生产性服务业正成为具有全面意义的农业现代化的第三能源,农业生产的主办是农业生产性服务业联系小农的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形式。

1。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开放以来两次中国农业现代化,农村普遍建立了以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形成了以土地集体所有制为基础的中国特色小农模式。农民对生产的热情从未像现在这样高涨,这为促进农业生产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动力。然而,这是小农模式本身动能的释放,而不是小农与现代农业机制创新对接形成的动能。

小农与现代农业机制创新对接形成的具有全球意义的动能首次成为农业产业化。农业产业化采用“龙头企业基地农户”和“龙头企业协会或合作农户”等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小农户进入大市场的问题,带动了小农户参与社会化大生产,形成了小农户发展现代农业的动力。农业产业化始于20世纪80年代东部地区和大城市郊区的农、工、商一体化,90年代中期进入加速发展时期,形成了覆盖全国的趋势。其最新趋势是发展成为农业产业化联合体。

第二次小农对接现代农业机制创新形成的具有全球意义的动能是农民专业合作社。合作社通过农民进入合作社的方式与大市场相连,参与大规模社会化生产,形成小农发展现代农业的动力。农民专业合作社起源于1980年代农民专业技术协会和专业合作社等合作社组织。以2007年7月1日实施的《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为标志,迎来了合作社大发展的历史时期。现在合作社的发展方向是标准化和更高层次的联合。应当指出,农业产业化和合作社在许多情况下并不独立发挥作用,而是结合在一起发挥作用。例如,农业产业化往往是龙头企业合作社的农民模式,在组织形式上形成两种动能的叠加。

2.农业生产性服务成为第三动能农业生产性服务的客观需要是贯穿农业生产经营链条的社会化服务,直接完成或协助完成农业生产前、生产中和生产后的经营。从社会化服务中总结和强调农业生产性服务的原因是,生产性服务直接指向了当代农业发展的主题,即“谁来耕种土地?”如何把它种好?“问题是直接为农民服务或帮助他们耕种土地的社会服务部分。长期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农业社会化服务的发展。1983年,在建立以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全国责任制的第一年,中央政府第一号文件提出了“社会化服务”的思想。从那时起,许多关于农业和农村工作的重要文件得到了强调。然而,尽管农业生产性服务业发展迅速,但它并没有成为小农与农业产业化、合作社等现代农业相联系的第一、第二动能,这是由中国农业发展阶段决定的。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小农农业发展有两条主线。一是家庭管理从适应计划经济向适应市场经济的转变。核心是如何连接大市场和社会化大生产。一是从人工和动物为基础的操作转向机械化操作。从中国农业发展进程的角度来看,总的来说,在头20年里,虽然机械代替人力和畜力也是一个问题,但主要矛盾是小农如何与大市场和社会化大生产相联系。在后20年里,虽然把大市场和社会化生产联系起来仍然是一个问题,但是机械化代替人力和畜力已经成为一个更大的矛盾。本世纪的问题:“谁将耕种土地?如何把它种好?“事实上,这是后一条主线不断深化发展造成的问题。从本质上说,人和动物的力量即将撤出,但仍然很难实现机械化。中国小农农业发展主要矛盾的转变背后有着深刻的经济和社会因素。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农村劳动力价格上涨,导致农业劳动力短缺、老龄化和同时就业。与此同时,随着人们生活和工作条件的不断改善,新一代农民已经无法承受人力物力的艰苦劳动。经济和社会原因都要求用机械化代替人力和畜力,这是一个时代的要求。在实现上述“两个转变”的过程中,小农粮食生产的现代化是最重要也是最困难的。

新时期,中国农业现代化有两个总体态势,一是以小农为主体的基本管理模式,二是以粮、棉、油、糖为主体的农业生产。小农由于规模小,很难独立实现现代化,粮食、棉花、石油和糖等主要农产品由于效率低,也相对难以独立实现现代化。这两个大局相互重叠,形成了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困境,解决小农粮食生产现代化问题是“两个转变”的关键。农业生产性服务业之所以成为新时期农业现代化的第三动能,是因为它可以同时解决中国农业现代化的上述两大矛盾。也就是说,它不仅能解决人和动物动力的机械更换问题,还能解决与大市场对接和整合社会大生产的问题。这是因为农业生产性服务业本身聚集了资本、技术和管理等现代农业要素,本身就是高度市场化的社会化大生产,是一个“专业化的人”和不断深化的发展

3.农业生产托管是农业生产服务业与小农之间的主要联系机制。农业生产托管(Agricultural production trusteeship)是一种经营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农民和其他经营实体将农业生产中的全部或部分经营环节(包括农业供应、干燥和仓储等农业和防收获附加服务)委托给服务组织完成,而不转移土地经营权。联系小农,实现小农农业现代化,是农业生产服务业最重要、最有效的形式。“服务”与“托管”的关系,一方面是从服务组织的角度看“服务”,另一方面是从农民的角度看“托管”。另一方面,“托管”并不等同于“服务”。托管是整个运营的外包,而“服务”也包括其他非运营外包的服务。山东的“土地信托”、江苏的“联合种田”和湖北的“替代种田”都是社会化服务完成的主要经营环节,都属于农业生产信托的范畴。近年来,农业生产的主办呈现加速发展的趋势。截至2016年底,按综合托管系数计算的全国托管服务面积已达2.32亿亩。农业生产托管快速发展的主要原因是这种形式能够释放农业现代化的巨大利益空间。根据对平原农业地区的调查,整个农业生产信托过程的总成本比农民传统的自耕低20%-40%,有的甚至更高。原因之一是规模带来的材料成本降低。例如,从分散采购转向集中采购后,农产品价格下降了15%-30%。第二,运营质量的提高将导致产量的增加、质量的提高和损失的减少。例如,收获、运输和干燥一体化后,产量损失大大减少,虫害防治的规模导致药物使用的减少和防治质量的提高。第三,用机器代替劳动力带来了成本的大幅降低。目前,人工成本高于机械成本,用机械替代人工带来的成本节约体现在各个操作环节。

农业生产服务与小农以农业生产托管的形式对接,不仅增加了农业生产效益,而且对农业和整个农村产生了巨大影响。首先,它有利于促进农业的绿色增长。减轻农业资源和环境压力,控制农业排放是中国农业现代化的重要内容。目前,主要是控制农业用水总量,减少化肥和农药的使用,实现畜禽粪便、农膜和秸秆的基本资源化利用。在这方面,小农也是困难和重要的。然而,农业生产托管显示出优势。例如,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近40万亩粮食得到全面管理,有效解决了小农焚烧秸秆的问题。第二,有利于优化农村劳动力组织,促进农民增收。在托管条件下,农民可以根据自己的兼职工作条件和劳动力条件,将所有的农活委托给服务组织,或将部分农活委托给服务组织,从而实现工农业劳动力的优化组合和配置,实现农民收入的最大化。第三,有利于加强农村集体经济。农业生产性服务业正成为集体经济的重要增长点。2016年,227 000个信托服务组织中的61 000个将是集体经济组织。集体经济组织从事生产性服务有两种方式。一种方法是让村庄集体购买机器和设备,以成本加微利的形式向农民提供服务。另一种方式是组织社会服务组织为农民提供服务并收取一定比例的费用。

4.农业生产性服务业突破小规模农业现代化困境的实践:浙江经验浙江农业是典型的小规模农业。近十年来,浙江以小农为主体、农业生产性服务业为支撑的农业现代化取得了重要成果,东阳市就是一个缩影。东阳市已于2015年实现了农业生产者服务向小农粮食生产服务的全覆盖。目前,全国有5个大型甲类食品工业服务中心、17个中型乙类食品工业服务中心和许多小型丙类服务中心。地方粮食生产中的薄弱环节是集中育秧、统一控制和干燥储存。因此,农行的三类粮食产业服务中心主要在这三个环节提供服务,其余环节,如机械耕作、机械收割和机械移栽,由农民自己从市场上购买。目前,全市水稻种植综合机械化率已达到80.8%。当地的同志们说,现在农民可以雇佣机械化服务,只要他们愿意,一些小农场主把手工完成工作看作是一种“农业的感觉”。因此,80%的综合机械率也实现了机械化“随需应变”。浙江的农业现代化战略是“机器替代”战略。农业产业升级成功吸引了高端人才从事农业。目前,东阳市有15名从事农业的大学生和16名追随父亲足迹的“粮食第二代”学生。其中,“粮食第二代”拥有5个大型育苗干燥中心。东阳市南尚湖粮食生产专业合作社主席卢建伟是“第二代粮食”。他刚从大学毕业3年,实际上管理着一个粮食工业服务中心。他每年的净收入达到50-60万元。可见,农业生产性服务业不仅是破解小农农业现代化的重要力量,也是农村“双创新”的重要领域。中共十九大提出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这意味着到2035年农业将基本实现现代化。农业现代化基本实现的核心要素之一是机械化的完成。当然,就中国的粮食生产而言,农业现代化也包括较低的农业排放和资源消耗水平,以及较高的产出水平。然而,这些消费和产出指标是相对指标,而不是绝对指标。就浙江省而言,仍有许多像东阳这样的地区。因此,浙江有可能提前10-15年基本实现农业现代化。

5。加快发展农业生产性服务业是实施农村振兴战略的一个重要方面。实施农村振兴战略,必须实现“工业繁荣”。加快发展农业生产性服务业是实现“工业繁荣”的重要途径。一是把农业生产性服务业建设成为人才、技术和资本聚集的高地。世界上发达的农业国家拥有完整的农业生产服务链和完整的农业生产服务范围。中国农业生产性服务业起步晚,规模小,产业不完整,竞争力不足。应采取措施,吸引人才、技术和资本集聚到农业生产性服务业,培育农业生产性服务业,形成国民经济新的增长点。二是突破农业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的瓶颈。在制约农业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的诸多因素中,土地利用问题比融资问题更为突出。例如,有些地方不能按照政策法规出让申报的土地,有些地方可以出让土地,但由于要求保证期满后复垦,不能进行必要的基础建设。另一个例子是,目前签署的土地使用协议的期限通常在两轮合同期结束时结束。一些服务提供者担心,在两轮合约后,他们将无法获得土地进行再承包,从而造成投资浪费。si

内容来源:本期《农民日报》(微信号《农民日报》):农文道特别声明:欢迎个人转载,转载的其他公开号码请注明“崇农平”微信公众号。谢谢您的合作!阅读原文,阅读,抱怨文章的作者在留言前需要注意。

鸡丁拌丝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