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千万富豪一夜跌入谷底,他三万块起家,靠一双眼睛成民营医疗首富

文章作者:来源:www.guiavv.com时间:2020-01-09



2017年,邦辰以164.2亿英镑的净资产成为私营医院中最富有的人。

与此同时,他自己创办的爱尔眼科和中国民营医院的首次首次公开募股,也实现了医院规模从19家迅速扩大到100多家,营业收入从6亿元增加到40亿元,市值在7年内从60亿元增加到300多亿元。在私人医疗领域,艾耶尔眼科是传奇,至今也遵循着同样的趋势。

海南岛百万富翁

陈邦造利尔眼科似乎是命中注定的,他早年的命运被眼睛改变了。

1965年9月,邦辰出生在长沙南门的一个普通家庭。1982年,17岁的邦辰参军了。当时,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军官,为此他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当兵两年后,他被军校录取,但由于“红绿色盲”和“军校梦”戛然而止而辍学。

辍学回家后,陈邦进去了一家国有企业工作。两年后,像大多数不愿过“一目了然”生活的年轻人一样,陈邦义辞职去了海里创业。他做装饰、贸易、批发饮料和传播文化。几年后,他几乎想尽一切办法赚钱,从而实现了最初的资本积累。

20世纪90年代初,“十万人才来海南”仍然流行。邦辰也听说了这个机会,成为椰子汁的批发商。由于良好的市场形势,他最初的积累很快成为人生的第一桶金。

当代理商的生意兴隆时,恰好是海南房地产市场的爆发。许多有抱负的人加入并出名了。邦辰很快成为其中之一。繁荣的房地产市场使他的财富像雪球一样积累。

25岁时,邦辰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变得富有。他身价近1亿元。他抽古巴雪茄,开奔驰跑车,娶了一个漂亮的妻子。

对海南岛来说,这是一个疯狂的房地产时代。很难想象当时海南岛有2万多家房地产公司,总人口160万。仅在三年时间里,它的房价就上涨了四倍多。

但是当千万富翁出现时,饕餮盛宴突然崩溃了。1994年,海南房地产泡沫破裂,到处都是600多套“烂尾楼”,闲置土地公顷,积压资金800亿元,银行不良贷款高达300亿元。

随着这一巨大变化,亿万富翁邦辰遭受了巨大损失。

海南楼市崩盘后,一些人崩溃了,另一些人带着钱逃离,享受着云里野鹤的生活。但是邦辰不愿意这样做。军校打造的钢铁意志不仅使他能够经受住这一考验,还迅速启动了一项新计划,重点关注已经开始破冰的两岸交流。

当时,以民间交流取代官方交流是打破台湾海峡两岸壁垒的有效途径。1995年,邦辰决定孤注一掷,投资8000万元在台湾的一个文化主题公园,希望实现稳定的现金流。他也成为第一个在台湾投资的中国大陆人。

正当邦辰野心勃勃,计划东山再起时,由于李登辉访美,两岸关系开始恶化。在政局的波动中,经济行为显得脆弱,邦辰的投资几乎损失了所有的钱,8000万元人民币瞬间冲击了水漂。在台湾桃园机场,这位七英尺高的男子突然大哭起来,倒在地上人,这是邦辰人生的最低点。

低潮持续了两年,没有任何变化。邦辰不仅花光了他所有的钱,甚至他的斗志也被侵蚀了,他的身体也越来越瘦了。

1997年,邦辰因病住进长沙市第三医院。在这里,他突然表现出对创业的热情。邦辰以前没有住院。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体验医疗行业,也是他个人对其缺点的理解。在此期间,他记得有一位上海朋友曾经与医院合作,从国外引进先进的设备和技术,在上海第六医院进行白内障手术。

那时,当娜

2000年,国家开始大力改造公立医院的“中心医院”。这种情况迫使刚刚赚了点钱的邦辰搬出公立医院。然而,没有出路。同年,卫生部等8个部委发布《关于城镇医疗机构分类管理的实施意见》,允许民间资本设立营利性医院。

听到这个消息,无助的邦辰高兴得眉开眼笑。2001年,经过一年的调查和准备,邦辰收购了家乡公立医院长沙钢铁厂职工医院33,354所,艾尔眼科的雏形应运而生。

邦辰在南方建立“根据地”的同时,也在沈阳开设了第一家真正的专科医院,南北市场同步发展。"为了有足够的启动资金,我用尽了一切可能的方法。"邦辰脸上带着苦笑回忆道。当时,艾尔眼科几乎使用了各种融资方式,如承兑汇票、融资租赁、信托计划等,才得以上路。

离开公立医院的资源去经营自己的医院,这件事仍然很困难,在那个时候更接近幻想。多年来,公立医院已经在人们心中形成了口碑效应。不管怎样,光是在资金、场地、设备和人才上的高额投资就让人想放弃。作为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人,邦辰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首先,通常眼科收入只占公立医院总收入的2.5%-5%,这是一个“小分支”,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然而,仅在我国每年就有55万名新的白内障患者,这不包括患有白内障且未得到及时治疗的患者。整体医疗资源长期处于匮乏状态。数据显示,仅白内障和眼底疾病的医疗市场空间就高达250亿元。

其次,从行业利润率来看,医疗保险内服务项目的利润率相对较低,而非医疗保险项目的利润率相对较高。医疗保险中的眼科医疗项目,如白内障和青光眼,一般毛利率约为30%-50%。对于非医疗保险医疗服务,如准分子激光项目,毛利率一般在50%以上。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准分子激光近视手术已被引入中国。当时,矫正近视的准分子激光手术耗资数万元。每年接受准分子激光手术的患者人数约为100万,超过白内障手术。

因此,价值一百万元的准分子激光治疗仪可以在半年内收回成本。

这些数字和医疗资源的现状告诉邦辰,他必须这么做。

回顾过去,白内障和准分子激光手术是艾尔眼科发展最快的行业,年均增长率为40%-80%。可以看出,16年前,邦辰在判断政策开放带来的医疗市场缺口方面具有战略眼光。

2003年初,站稳脚跟并取得持续成功的爱尔眼科,在长沙、成都、武汉等地开始了新一轮的“赛马圈地”,并将触角延伸到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和湖北、湖南等三线城市。

初出茅庐的艾尔之眼部门凭借其标准化的运作和精准的定位赢得了外资的青睐,世界银行集团国际金融公司(IFC)提供了6400万元的长期低息贷款。

在首都的帮助下,邦辰在短短几年内在全国11个省市开设了19家连锁眼科医院,收入也大幅增长。中国商人陶略(micro signal hstl8888)整理的信息显示,2006年至2008年,爱尔眼科的收入数据分别为1.91亿元、3.2亿元和4.39亿元。

由于民营医院前期投资成本高,融资渠道的缺乏一直是制约公司发展的瓶颈。因此,艾尔眼科的上市已经成为邦辰的夙愿:“上市让我可以去更多的地方,开更多的医院。通过资本市场的灵活运作,让更多人享受优质和负担得起的医疗服务。”

但是,民营医院的上市与其他企业不同。它的

虽然爱尔眼科发展迅速,但国内眼科医疗行业仍被视为公立医院的天下。私立眼科医院的发展主要是绊脚石,政策限制被认为是其中一个因素。然而,邦辰认为,“私人医院并没有因为医疗系统而得到很好的发展,但首先要做的是找出原因。”

中国八大专业眼科医疗机构的总收入仅占行业总收入的不到20%。然而,在以城市为基础的区域市场中,这一比例高于70%。这表明国内眼科医疗服务业的竞争格局呈现出“国家分散、区域集中”的特征。

为此,爱尔眼科实施了三级连锁商业模式,将其连锁组织分为三级。

一级:上海艾尔(Shanghai Aier),拥有最强的临床和科研能力,作为一级医院,定位为公司的技术中心和疑难眼病患者咨询中心,为二级医院提供技术支持;

二级:位于省会城市的具有一定规模和较强临床能力的连锁医院作为二级医院,定位为重点发展全方位眼部护理、代表省级的疑难眼病咨询中心,为三级医院提供技术支持。

三级:在地方和市级城市建立的医院被视为三级医院,重点是验光和常见眼科疾病的诊断和治疗,从而形成覆盖各级城市的商业网络。

"一级医院是连锁系统中技术和研发的制高点。它们应该符合国际标准。二级医院所在的省会城市人口稠密,目前是爱尔兰商业收入的主要来源,而三级医院所在的三级城市是未来的发展方向。”邦辰解释了“三级链”商业模式的初衷。

事实上,相比之下,中国传统的公立医院大多以分支机构的形式进行扩张。然而,由于各医院的所有权不同,在内部管理中,分支机构与综合医院之间的联系并不多,因此“联系但不锁定”的现象十分普遍。

直截了当地说,三级连锁商业模式是通过复制医院来快速“包围”土地,尤其是复制到邦辰青睐的二、三线城市。从技术上讲,通过一级医院向下属一级医院提供技术支持,新建医院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开业。在专业人才方面,2013年成立的爱尔眼科学院(Aier Ophthalmology College)是中南大学直属的一所二级学院,可以持续为连锁医院提供人才。

这种模式不同于传统连锁企业“统一管理、统一采购”的常见模式,强调内部资源的不平等整合。其直接目的是突出个性化服务,即关注患者的需求。

Aier眼科“中心城市医院-省会医院-地级医院”三级模式是民营专业医疗机构在自我探索商业模式道路上的创新举措,是传统连锁医院与综合医院之间的“平衡”。

试想,如果建立传统链条,一切都需要“统一”,爱尔眼科二、三级机构无法实现一级医院的科研优势。然而,如果建立一所综合医院,这将是对资金、设备、场地和人才的巨大考验。张之路的扩张永远不会像现在这样迅速。

中国商人陶略(micro signal hstl 8888)梳理了信息,显示目前二、三线城市爱情眼科的发展速度每年都超过两位数的增长。只要连锁医院经营了4到5年,它们的表现一般都是当地眼科医院中最好的。邦辰表示,到2020年,爱尔眼科计划设立200家地级医院和1000家县级医院或门诊部,门诊量1000万元,收入100亿元。

快速扩张的隐患

As ch

大多数中国企业似乎无法摆脱命运,迅速占领市场和领土。在这场决定性的竞选中,他们中很少有人成为了这个行业的“先锋”,但也有不少人成为了“烈士”。

2015年,曾经获得“中国百强连锁企业”称号的丁一集团破产。物联网产业大规模布局的企业战略似乎提前,但实际上缺乏冷静思考,导致盲目扩张。最终,“大门着火了,影响了鱼”。一家商店倒闭后,全国数百家连锁店一夜之间全部关闭。

电子商务领域有普通客户,宁波进出口领域有中等实力的工具.由于无序扩张和资本链断裂,一群风景无限的拓荒者崩溃了。艾尔眼科正在一路疯狂扩张。其美丽的财务业绩让其风光无限,但其扩张战略背后也隐藏着许多风险。

医疗风险首当其冲。医疗行业是一个高风险行业。在闪亮的财务报表背后,很难想象医疗控制的风险。随着业务规模的迅速扩大,爱尔眼科医疗事故频频发生。

2014年,两名患者在武汉艾尔眼科医院死亡。死者家属质疑Aier眼科“不太擅长抢救,没有急救室和急救设备”,“医生也是值班眼科医生,没有很好的急救措施”,“到达人民医院大约需要2个小时,这是错过抢救的最佳时间”。

2016年,四川省卫生计生委官方网站公布的72家医院的评审结果显示,3家医院未通过二级和一级评审,其中成都爱尔眼科(成都爱尔眼科)。

今年3月,一份《湖南新化爱尔眼科医院被指医疗事故导致一患者左眼摘除,患者家属讨说话遭院方请人殴打》媒体报道在互联网上如病毒般传播,再次将爱尔眼科推到公众舆论的前沿。

即使在公立医院,医疗风险也是不可避免的。作为一家民营医院,爱尔眼科(Aier Ophthalmology)称,过去两年医疗纠纷事故率控制在2000以内:2016年医疗纠纷支出仅占总收入的0.13%,明显低于行业水平。

但是绝对数字也是500万。从长远来看,医疗事故对品牌影响力的负面影响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作为品牌连锁企业,当某个地方的Aier眼科品牌出现危机时,其负面“多米诺骨牌”很可能会蔓延到全国Aier眼科医院,从而影响全国医院门店的绩效。

其次,企业扩张带来的人才风险不可低估。当大量资本进入民营医疗行业,即资金问题解决后,人才流失成为企业必须面对的问题。

甚至连任郑飞也承认:“如果任何一家公司说它想要首次公开募股,我们的员工会跑到那里,我们无法抗拒互联网公司招募我们的员工。我们常常无能为力。”

公立医院聚集了大量高水平的医学人才,给私立医院留下了人才储备的短缺。加上北京同仁医院、广州中山眼科中心等行业竞争对手对人才的竞争,医生频繁跳槽已成为民营医院的常态。

作为回应,2011年年中,艾耶尔之眼推出了股票期权计划。2013年初,推出了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

两项股权激励措施不仅确保了公司业绩目标的超额完成,也使公司300多名核心成员受益。然而,股权激励也逐渐暴露出“不公平”的领域。

首先,个人努力和股价之间的相关性太低。某个股票激励对象无论其工作表现如何,都会获得同一个股票的增值。其次,上市公司的股票激励成本相对较高,个人的激励份额相对较低。

2014年4月8日,艾尔眼科在医疗行业推出了第一个“合作伙伴计划”。

“合作伙伴计划”是指符合一定资格的核心技术人员和核心管理人员。作为合伙人股东,他们与爱尔眼科共同投资建立了一所新医院。例如,在新建医院中,20%-30%的股份由医院的核心主力和上级医院的骨干持有,允许他们在一个交易会上投资

实现“理想状态”的前提是爱尔眼科的年净利润必须保持在10%以上。然而,民营医疗机构的业务受到社会政策舆论环境的极大影响。去年第三季度,艾尔的眼科收入和净利润增长率创下近11个季度的新低,这与当时“魏泽西事件”引发的对民营医院的舆论批评不无关系。

虽然主导产业和手法经常使用,但邦辰必须不断改变,以应对充满雷声的私人医疗领域的情况。

2016年,爱尔眼科以1800万美元收购了拥有尖端屈光手术技术和全面角膜成像技术的世界级眼科中心王视力。今年4月11日,爱尔眼科发布了一项重大公告,以1.52亿欧元收购欧洲最大的眼科连锁医疗上市机构塞利尼卡巴维亚。如果收购成功,“世界最大眼科集团”的名称将被纳入艾耶尔眼科。

对于艾尔来说,在资本的帮助下,海外医疗机构的并购是基于以下考虑:第一,风险分担。前一篇文章提到的医疗纠纷和人才流失风险可以通过海外并购来分担。如果“东方不亮”,也可以是“西方亮”。

其次,Aier可以探索其他更成熟的营销渠道。虽然集团市值超过300亿元,但由于各医院的服务能力和服务半径有限,其在中国眼科市场的份额还不到10%。北京同仁医院和广州中山眼科中心等竞争对手在该地区极具竞争力。与其在一线城市消耗能源和与前者作战,不如利用资本的力量提前分配海外市场。

著名经济学家毛泽东时宇认为,“医疗服务如此昂贵,资本无法自由进入。没有外国人来中国开医院。有一些私立医院,但是很难,竞争也不够。因此,医疗服务稀缺且昂贵。私人资本可以解决“短缺”问题!

现在,艾尔眼科似乎已经解决了“短缺”的问题。然而,如何“打好”私人医疗,如何帮助解决普通人“看病难、看病贵”的实际问题,如何“确保公司的可持续发展”,仍然是爱尔眼科未来必须面对的问题。

这篇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华商军事战略,二维码: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