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摸石过河的小鹏汽车,会是别人的试水石?

文章作者:来源:www.guiavv.com时间:2020-01-06



八月,互联网极其华丽,各种互联网公司正在上演一场精彩的演出。

首先,各种互联网P2P在线贷款平台遭遇监管混乱,平台频繁爆炸。在短短一个月内,国内互联网P2P领域减少了200多家企业。另一个原因是顽固的硬币发行者和投机者试图利用市场监管,并通过公开号码和标签被禁止。与前两个不同,新能源汽车行业正在经历一场狂欢。8月14日,威来汽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提交招股说明书,并计划募集高达18亿美元的资金。同期,在完成b轮融资使市值达到250亿元后,肖鹏也宣布计划到2019年底实现融资总额300亿元。

小赌幸福,威来汽车有一个用户叫何肖鹏

关于小鹏和威来的新闻,两家新的动力汽车制造商,远远不止这些。早在8月份,肖鹏就知道市场已经向所有同行宣战:“在新的动力汽车制造商中,今年没有人能交付1万辆汽车。”面对如此明目张胆的“挑衅”,已经生产了1300辆ES8的威来汽车公司董事长李斌与何肖鹏打赌,如果威来汽车公司今年不能交付辆车,它将赔偿何肖鹏一辆ES8。肖鹏在这场新车赌博中获胜的可能性有多大?

赢在第一,赶紧融资和严格的产品测试。肖鹏汽车作为国内新型汽车制造企业的典型代表之一,2017年后融资速度迅速提高。公开市场数据显示,肖鹏迄今已完成七轮融资,融资速度在2017年底后大幅加快。资本市场的青睐甚至可以增强肖鹏对汽车制造业的信心。按照这种融资速度,刚刚完成第二轮融资的肖鹏可能已经在与新资本方讨论第三轮融资。

获得资本融资后,最重要的当然是制造一辆汽车。然而,与威来不同的是,在“一体式”汽车制造完成后,何肖鹏并没有急于向消费者交付大规模生产的G3车型。取而代之的是,它被分发给员工和亲属,用于积累数据,如机械系统、智能网络、自动驾驶和人机交互。同时,还在高温、寒冷等多种特殊场景下进行性能测试,优化G3车身性能。肖鹏的汽车数据显示,G3发布时,G3的1.0版已经交付给200多名员工,累计测试里程接近500万公里。

获得第二名,魏莱的饥饿营销模式。根据威来汽车在美国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的数据,截至2018年7月31日,威来共收到17,000份ES8订单,并已支付定金,今年上半年实现总收入659.1万美元,其中汽车销售收入达到671万美元。

似乎有良好收益结果的数据依赖于饥饿营销模式,因为招股说明书中的另一个数据显示,尽管未来ES8已经生产了1300多台,但实际上只交付了481台。威来汽车的缓慢交付也成为肖鹏赢得赌注信心的关键。

单单从赌注的赢面来看,何肖鹏似乎已经稳操胜券,因为威来汽车不仅需要技术支持,还需要资本市场和上市后运营的资本支持,才能在6个月内实现不到1300到辆汽车的大规模生产。然而,这一赌注的影响给威来汽车带来了大量的市场流量。在引起关注后,威来汽车在美国的首次公开募股计划可能会取得巨大成功,帮助威来解决资金方面的担忧。

在这种观点下,这场看似激烈的赌博可能是李斌和肖鹏联合上演的一场好戏。

肖鹏的车很难普及,需要更多的着陆。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市场日益关注的前提下,肖鹏“浮华”的外表逐渐显露出来,而何肖鹏在这场赌注中也逐渐失去筹码。

首先,地点不清楚。从定位角度来看,肖鹏G3定位为高端智能互联网SUV,智能系统成为最大卖点。作为新能源汽车制造企业,虽然在产品上市前进行测试和大数据收集,以最佳状态向消费者展示产品,但G3车型从生产到现在已经有半年多没有进入消费者市场, 这不仅会影响产品上市时由于过时的外观设计而被消费者遗漏,还会失去进入市场的机会,使竞争对手获得更多的时间来占领市场。 让商业模式不明白。肖鹏的汽车定位为高端智能互联网越野车。智能和互联是它最大的卖点。就大数据积累而言,肖鹏的优势远不如百度和阿里的智能汽车系统。因此,位置不明的肖鹏汽车在大数据收集上花费了太多时间,最终只能做太多无用的工作。

第二,操作手法,缺乏制造必修课。虽然新造的汽车赌博游戏给肖鹏带来了很多市场关注,但也带来了很多疑问。8月15日,肖鹏汽车在广州举办了四周年品牌日。肖鹏汽车在会上认为,“智能汽车的核心在于运行,而不是制造。”这句话立即在“互联网”新能源汽车行业引起了轩然大波。

在一片谴责声中,有些人认为虽然“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给了互联网汽车产业很大的发展空间,但事实上,汽车相关产业仍然属于真正的产业。然而,在网络汽车领域,汽车是行业的基础。消费者只有在做得好的情况下才会为你的产品付费。无论是传统汽车产业还是互联网汽车衍生的智能汽车制造新力量,都应以汽车制造为中心,在汽车制造的工业过程中严格控制产品质量,企业只有用高质量的产品抓住用户才能生存。

另一方面,肖鹏汽车虽然累计融资已超过100亿元,但尚未交付年初在2018年消费电子展上亮相的小鹏G3车型的第一批订单。换句话说,肖鹏的举动意味着我还没有造汽车,但我需要300亿元。这不禁让许多网民嘲笑“运营为王”何肖鹏已经成为第二个想用PPT制造汽车的人。

第三,先驱可能成为巨人在市场上过河的石头。从整个行业的趋势来看,在智能汽车制造的噱头之后,当技术成熟时,巨头们会切入市场,完成收割,而肖鹏、威来等先锋则成为推动者。换句话说,这些推动者也是巨人在智能新能源汽车的湍流中跋涉的试验石。

首先,从威来汽车的股权结构来看,李斌持股17.2%,腾讯持股15.2%,紧随创始人之后。腾讯在押注威来汽车的同时,也押注马薇,这表明了这位巨头只在“未来汽车”市场试水的态度。然而,在肖鹏的股权结构中,经过b轮融资后,阿里成功地在肖鹏的汽车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记,其股权比例也达到了14.15%。在与阿里的合作过程中,肖鹏甚至在公司章程中做出了类似的约定,“不得将股份转让给阿里的竞争对手,否则阿里拥有优先购买权”。巨人所拥有的资本和流量等市场资源的优势将使智能汽车市场的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而感受石头过河的造车新势力所做的努力最终只能成为垫脚石。

虽然人工智能很好,但汽车制造商和资本不应该喝太多。

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得益于人工智能技术的成功登陆。无人驾驶汽车在道路上的成功测试使许多企业家能够像被鸡血击败一样迅速进入新的汽车制造领域。此外,市场对新能源汽车的接受度近年来一直在提高,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的制造结构也有所改善

一方面。特斯拉私有化的启示。同样在8月,新能源汽车基准公司特斯拉的创始人马克斯宣布特斯拉将私有化。这家被称为“钢铁侠”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已经上市十多年,向消费者市场交付了四种车型,市值超过600亿美元。然后,正是这家新能源汽车公司能够让苹果公司启动汽车制造业务,目前正处于金融危机、对大规模生产的怀疑以及高管离职的“黑暗时刻”。

首先,关于车身质量,瑞士银行几天前拆卸特斯拉Model 3时发现,整个车身的间隙和齐平程度存在差异,汽车仍然存在螺栓缺失和装配松动等问题。在人事变动方面,特斯拉核心高管在2018年频繁离职,管理层的不稳定使其未来发展成为一个隐患。在如此频繁变动的人事危机中,特斯拉董事会甚至在讨论了麦克斯的私有化提议后,让麦克斯自愿离职。最后,在金融危机中,新能源汽车在早期消费市场投资的补贴政策过于严厉,导致企业无法在市场上盈利。据瑞士银行分析师科林甘兰分析,定价为35,000美元的入门级车型3永远不会盈利,第一辆汽车将需要超过40,000美元才能实现盈亏平衡。

麦克斯选择私有化是为了让特斯拉盈利,但8月24日,麦克斯宣布放弃特斯拉的私有化计划。从特斯拉私有化的失败可以预测,国内新能源汽车企业在未来市场将面临盈利困难。然而,面对这些问题,我们不可能知道资本市场何时能够伴随这些新能源汽车企业。如果创始人担心他们最终会以背负贾跃亭一样的老责任的名义提前离开市场,那么缺乏掌舵人的汽车制造企业也将面临失去理智和牙齿的危机。

另一方面,人工智能是好的,但它不是一切。汽车制造商仍应警惕市场风险。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成熟应用,传统汽车企业似乎已经抓住了救命稻草,人工智能技术创造的汽车制造新动力也在不断增长。对于汽车制造商来说,不断进入市场的玩家必然会增加他们在市场上的竞争力。然而,随着市场竞争的日益激烈,小鹏、威来、马薇等先行者应该加快内部技能的培养,不断改善大数据系统与人之间的互动,通过人工智能技术优化汽车制造的工艺流程,以达到降低成本和利润的目的。

对于投资者来说,面对不断涌入的融资汽车制造商,他们需要培养一双金色的眼睛,以免让自己的钱为“汽车伪造者”的梦想买单。在确定新能源汽车的基本核心时,应该记住,在与汽车相关的现实产业中,汽车制造业总是1,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技术是后0。没有1,后面的零数是没有用的。